首页 > 联盟资讯 >新闻内容

房屋租赁业如何找到靠谱平台,快速获得精准客户?

来源:租客网 2020年04月12日 16:14

受国家政策红利影响,近几年什么行业发展最为迅速的行业之一要数公寓租了。那么长租公寓的市场大吗?大!前景好吗?好!虽然长租公寓这块饼又大又香,但吃起来真的容易吗?

各种政策红利加持,引的不少企业大佬纷纷下场分一块蛋糕,分蛋糕的人多了,行业的竞争也就不可避免的激烈了起来。眼看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广大公寓品牌们从、装修、出租、租后,每一个环节都有着操不完的心。

2020年的一场疫情确让公寓运营商们面临着生死考验,武汉封城近两个多月,许多房子面临着退租、免租租不出去的局面,其他地区也因受到疫情的影响,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房子也是很难租出去,许多房源只能空置,空一天亏一天。

纵使通过一些租房平台、租房软件、新媒体等渠道有一定的租客,但平台收费高,增加运营成本,头部企业投入多,抢占流量,让中小公寓运营越来越困难。

公寓运营方如何实现开源,是摆在公寓运营机构面前亟待解决的问题。随时酒香不怕巷子深,但这是古董思维,公寓运营者如何开源,如何在竞争日益激烈的公寓租房行业脱颖而出。节流再多,如不开源仍然是没有出路。租客网认为,无论是哪种类型的公寓,产品虽然是最核心的竞争力,但让更多的人来租房,除了公寓的配套和服务,便捷的交通和位置得先让客户看得见,更重要的是要让租客知道你,总不能让租客走遍大街小巷来找你。互联网时代宣传,是一个无空间和时间限制的体系,把自己的公寓借助互联网平台宣传出去,找一个靠谱的租赁平台,把自己宣传出去才是出路。而租客网不对公寓方收费,与公寓方风险共担,并利用自己的互联网宣传渠道帮公寓运营方免费进行宣传,或许租客网的平台是这些公寓运营方的不二选择,大家有兴趣可以使用下这家平台,域名是zuke.com

 


相关推荐

行业大调整,机会留给有准备的人

2020年的疫情让无数行业陷入绝境,长租公寓行业也不例外,自从疫情爆发到现在,一直处于水深火热之中。随着有序的开展复工,长租公寓行业似乎已经度过最艰难的时刻。疫情发生以来,经常能在网上看到关于长租公寓行业的负面新闻。不是这个公寓品牌因资金链断裂倒闭,就是那个公寓品牌因高收低租撑不住破产,长租公寓行业迎来至暗时刻。这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不仅是对企业应急风险防御的一种考验,更是对长租公寓行业的一次“洗牌”。为什么被誉为“风口上的猪”的长租公寓,现在变的如此狼狈?难道真的要全部归咎于疫情吗?在租客网看来,并不是。长租行业作为一块大饼,任谁都想来啃一口,大众创新、万众创业的口号听的人热血沸腾,刚出现没多久的长租公寓品牌自然被资本注意,瞬间成为香饽饽。资本拼命进行投资烧钱,盲目追求品牌的高速增长,再加上2017年的房地产行业陷入利润率下滑、融资难度大的局面,各大房企品牌在没任何经验的情况下纷纷登场,没有房源就高价抢,没有人才,就重金去求,行业饱和的速度令人咂舌。风风火火而来,冷冷清清散去,徒留给长租公寓行业一地的鸡毛。在租客网看来,疫情只是“催化剂”,加速了某些品牌公寓的灭亡时间。2020年的长租公寓行业难道就再无翻身之地了吗?确实,2020年是很特殊的一年,前有行业发展的参差不齐,后有疫情的当头一棒,长租公寓未来的发展着实令人悲观。但任何行业不都是如此吗?回顾近代史,2020年绝不是最黑暗的。疫情之后的长租公寓行业似乎已经站在了希望的田野上。01政策落地2020年,国家对租房行业的政策不断落地,支持鼓励住房租赁市场的发展。比如个人出租的房产税;营业税简化征收;商改住、工改住等,各种利好政策的加持,让无数长租公寓品牌运营商看到了希望。02人才增长如今的长租公寓已经从一个小婴儿变成了一个健硕的青年,长租公寓的行业市场正在不断变大,无数非长租公寓的人才开始主动进入到长租公寓的领域中,相信在近几年长租公寓行业会迎来新一轮的行业爆发。03模式创新随着租赁市场的回暖,长租公寓的局势也在进行转变。住建部明确表示:2020年将重点探索大型租赁社区的运行机制,经集体租赁房交予专业长租公寓机构来建设经营。住建部的这一举措为长租公寓行业提供了更多的创新机会,不管是服务商还是租赁社区都将得到进一步的发展。长租租赁行业,经过了一系列的打击,对无数的小品牌公寓运营方来说,2020年将是行业大调整的一年,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租客网作为一个共享的平台,客户群体精准,衍生的行业多,经营可以无限扩大,发展前景广阔,靠着海量真实房源和安全的租赁保障体系及全方位的平台服务,一步一个脚印走到至今,最终成为行业裁判员。

2020年08月21日 10:27

租客网:你最孤独的时候是因为没租到房子吗?

自古以来,历朝历代,住的问题,都是一个大问题。每个朝代,其实也都有各种政策,解决官员和老百姓的住房的问题。然而,因为中国的土地制度、产权制度,演变演化,而且朝代更迭较为频繁,这也使得我国老百姓的住房问题,从历史的角度看,并不连续。而在当下,随着改革开放四十年,尤其是房改二十年来,房价一路攀升,房子在其原有的居住属性的基础上,被添加上了更多金融和投资的属性,人们对房价的认知和敏感程度都发生了巨大的改变。而房子,更是成了任何一个人、任何一个餐桌、任何一个聚会,都绕不开的话题。人们要解决居住的问题,不外乎两种途径,要么自己买房,要么去租房。如果买房,那就得有相当的经济实力,去支付高昂的购房款,要知道,自从1998年全国开始实施住房市场化改革,中国房价仿佛就步入了一条上涨的不归之路。短短20年时间,中国房价商品房的平均价格翻了好几倍倍,而北上广深四大一线城市的房价涨幅更为惊人。当今社会,租房成为很多年轻人在异地工作的首选居住方式。租客们在租房中产生的问题,已经被反复讨论过很多次。然而今天我们要来讨论的是租房交易中另外一个重要人物—房东。很多人往往会忽略房东在租房过程中遇到的难处。随着楼市调控趋紧,很多房产持有者的房子想快速变现变得越来越难,房价也难以在短时间内快速上升,直接将房子亏本抛出去,也不划算,留着,受政策影响房价也无法上涨,所以对于购房者或者炒房团来说,他们要保证房产投资的正常收益,这就需要在租房市场上下功夫了。对于房东而言,最重要的就是租客,房屋状况和租金缴纳都和租客有着最为直接的关联。有些租客是与房东生活在一起,对于双方的生活方式都需要有一个沟通和了解;有些租客是与他人合租,两人在居住过程中发生纠纷时,也需要房东作为中间人,从中进行调节;还有些租客是整租一套房子,在退房时,经常因为房屋卫生和物品损坏而和租客发生纠纷,甚至有时候,租客会“人间蒸发”,拖欠租金,一走了之,无法向他获取赔偿。这些问题都是房东的一把辛酸泪,因为在租房前对于租客的了解不够,合同手续没有办理齐全,所以才生出这些疏漏。为此,房东不仅要花钱雇人打扫清洁,有些租客喜欢在出租房内寄养宠物,使得房间内臭气熏天。还要再花钱添置家居。更重要得是因此产生的失望和愤怒的心情会严重影响房东的日常生活工作,占用了向下一位租客租房的时间,损失了经济利益。并且很可能会影响下一位租客对于房间的评价。房地产行业瞬息万变,“狂热”的买房阶段,势必会冷淡下来,接下来将是住房租赁市场“红火”的时间了,所以选择租客网合作,强强联手,定能在住房租赁市场抢夺一席之地。

2020年04月27日 09:50

信托规模连续3年下滑,去通道压力下,江苏信托靠投资收益装点门面

记者|吴绍志江苏国信(002608.SZ)公布了2019年年度报告,子公司江苏信托的相关数据也展露在大众面前。报告显示,在江苏国信的营收、净利纷纷下滑的同时,江苏信托整体的财务表现却看起来很出色。金融行业报表口径下,江苏信托2019年实现营业收入32.35亿元,同比增长42.52%;营业利润29.51亿元,同比增长38.18%;净利润24.19亿元,同比增长30.21%。数据来源:江苏国信年报,界面新闻研究部整理在强监管、去通道、破刚兑的大环境下,原本以“通道”业务迅速拓展信托规模的江苏信托,如今也正在谋求转型,随之而来的是公司信托规模的急速下滑。截止2019年末,江苏信托信托规模达到3677亿元,存续主动管理类信托规模1053.63亿元,较年初增加369.73亿元,增长54.06%,主动管理类信托规模占比28.65%,较年初提高了11.86%。而在2017年,公司信托业务管理规模高达5511.44亿元。数据来源:江苏国信年报,界面新闻研究部整理江苏国信的年报中称:“近年来监管部门持续强化信托行业监管,推动金融去杠杆。随着资管新规的落地,信托行业发展更加侧重于主动管理和风险防控,在新的监管环境下,原信托业务结构中占比较高的通道业务将进一步萎缩,从而带动信托资产规模收缩。”这一理由也被用于解释其2018年信托规模的下降。相应地,主动管理类信托是公司转型过程中的主要发力点,江苏信托此类信托规模2019年突破1000亿元。但是,在反映信托公司盈利能力的手续费及佣金收入方面,2019年与2018年相比较为乏力,仅微增4%。合并报表下,作为信托公司主要的收入来源,江苏信托2019年度实现的手续费及佣金收入11.53亿元,占江苏信托2019年度营业总收入的比例为98.06%。数据来源:江苏国信年报,界面新闻研究部整理另一方面,从此前公布的未经审计年度数据中,透露出江苏信托投资收益的一大强项。2019年,在成为利安人寿第一大股东并将会计核算方法变为权益法的情况下,对联营企业和合营企业的投资收益高达17.76亿元。与此同时,2019年投资收益累计数突破20亿元,同比增长72.48%。如果将公司营业收入、净利润中剔除投资收益带来的影响,信托主营业务的表现如何?数据表明,在扣除投资收益后,2017-2019年“营业收入-投资收益”数额分别为10.05亿元、10.92亿元、12.03亿元,在波动中有所增长;“净利润-投资收益”数额分别为6.23亿元、6.79亿元、3.86亿元,2019年出现大幅度下滑。可以看出,“去通道”对江苏信托来说的确是一大挑战,近年来信托主营业务利润面临困境,对于投资收益的依赖过重,尤其是对联营企业和合营企业带来的投资收益的依赖,2019年这一现象尤为明显。数据来源:2017、2018年年报和2019年未经审计年度利润表,界面新闻研究部整理当下对于信托行业来说也是危机四伏。年报中指出:“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经济不确定加大,资本市场投融资环境日趋复杂。……在‘房住不炒’的大背景下,房地产信托规模受到限制。此外,去杠杆政策带来的金融市场流动性问题,将加大信托公司获取同业资金的难度。”作为双主业的公司,江苏国信有意将能源和信托进行融合。在公司发展战略方面,全新提出“推动金融同业合作与产融结合。推动低成本资金通过信托渠道为能源企业提供融资支持。”2020年度公司信托业务的经营计划是“持续推进信托业务类型多样化”,这也颇有一些分散风险的意味。具体来看,“一是优化业务结构,积极推进新业务的探索试点和规模复制,在融资平台业务、消费信托业务、通道业务、证券投资信托业务、资产证券化、家族信托等领域实现多点开花,切实提高主动管理能力。二是加大资金端建设力度,强化与银行等金融机构深度合作,加大财富团队布局力度,优化信托产品设置和‘网上信托’系统建设,加强品牌宣传,提升客户体验。”公开资料显示,江苏国信由舜天船舶重组更名而来。舜天船舶作为国信集团的三级公司,是省内最大的国资船厂,但是在船舶业的寒冬时期,背负重大债务危机。2016年末,国信集团首次采用破产重整与资产重组同步推进的危机化解方式,完成重大资产重组,从此上市公司的主营业务由船舶制造销售业务转变为信托和能源双主业。

2020年04月26日 12:10